众益彩票

                                          来源:众益彩票
                                          发稿时间:2020-05-29 00:05:50

                                          美国记者埃德温·布莱克(Edwin Black)2003年出版的《对弱者的战争》一书里详细记录了美国财阀组织洛克菲勒基金会通过资金援助德国纳粹研究优生学的事实。他写道:

                                          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这些言论曲解香港特区和中央的宪制关系,将香港落实‘一国两制’污名化,并且干预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

                                          不止《种族完整法》,臭名昭著的《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也得到了纳粹分子的青睐。当时参与编写的卡尔·克莱(Karl Klee)和后纳粹人民法院院长罗兰·弗雷斯勒(Roland Freisler)对《吉姆·克劳法》可谓是“情有独钟”,多次称赞该法案 “大规模的实施纳粹风格的 ‘种族保护’”。

                                          (惠特曼《希特勒的美国榜样》节选)

                                          公报称,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的地方行政区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的国家权力机关,根据国家《宪法》第31及62条,有权设立特别行政区,以及以法律规定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

                                          尽管《吉姆·克劳法》已经废除,但在该法被废除的几十年后,从美国的少数政客言必称“中国病毒”,到少数极端人士对着一线抗疫的亚裔医务工作者破口大骂“滚回中国去”,再到黑人乔治的悲剧,我们是不是有理由怀疑,美国纸面上的种族主义虽已经废除,但植根于某些人心中的那股力量依然强大?

                                          叶刘淑仪称,自己当年处理的法律相对温和,也吸纳了很多市民、律师、外商团体的意见,当年法案的长处是已纳入颠覆分裂国家的罪行,但短板是还尚未考虑到如何对付本土的恐怖活动和外部势力的干预。她直言,即使当年成功对23条立法,今天也需再修改,但倘若香港已有“23条立法”,至少在过去一年中,那些推动“港独”、围攻立法会的人应会多一重忌惮,局面料不至坏到现在的程度。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凯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 )在接受采访时用 “Human Capital Stoke”形容美国工人,因为 “Stoke”一词本身有“牲口”的含义,所以不少美国网友表示用这样的词是在非人化工人,把他们比作牲口。 甚至有网友把美国政府比喻成了曾掌管纳粹集中劳动营的前纳粹战犯阿尔伯特·斯佩尔。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把美国和纳粹相提并论了。

                                          惠特曼教授表示,讽刺的是,被世界称为毫无人性的德国纳粹竟认为美国《种族完整法》太过严苛,所以选择了“相对宽容” 的种族分类系统。

                                          优生学意图实施计划生育以改进遗传基因素质,消灭所有被认为“不合适”(unfit)的人。所谓“不合适”的人在1912年美国举行的第一届国际优生学大会上发表的《美国育种协会优生学委员会关于研究和汇报清除人口中缺陷性生殖细胞的最佳实用方法的初步报告》(Preliminary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f the Eugenic Section of theAmerican Breeder’s Association to Study and to Reportonthe Best Practical Means for Cutting Off the Defective Germ-Plasm in the HumanPopulation)里详细记述了9类人,包括残疾人和穷人。报告里甚至提出了10条清除该类人的方式,第八条为安乐死。

                                          在自传《我的奋斗》一书中,希特勒写道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国家,对于移民已有更好的构想和些许进步。当然,这并非我们模范的德意志共和国,而是美国…(美国)通过拒绝健康状况不佳的移民进入其国家和取消某些种族获得公民身份的权利,已经开始实施与我所设想相类似的原则了。”